瞎几把磕

[毕侃][彦灵]上错花轿嫁对郎

毕侃,彦灵

OOC

梗来自微博

剧情同上错花轿嫁对郎(暴露年龄)

乱写

对不起,我脑子有病

(上)

今天欧莲城最漂亮的两个小孩要出嫁了。

一个是城里富商的独子灵超。

一个是武馆里最漂亮的小师弟李希侃。

欧莲城里到处张灯结彩,一片喜气。

上次见到这种场景还是王府里的世子娶宰相家的小儿子黄明昊。

今天也是两桩美满的姻缘。

灵超要嫁的是北边巨商毕府家的三公子毕雯珺。

李希侃就嫁得比较远了,他被许给了驻守夷洲的大将军林彦俊。

他在欧莲城待得好好,突然有一天就被师傅告知要成亲了。他手一抖,练武的桩子都差点被他打烂。

再一听还要嫁到夷洲去,心里就更苦了。

他在欧莲城混得风生水起,好玩的东西还没玩遍,黄明昊还说发现了个秘密地方要带他去玩。地方还没去,就被紧赶着带去制嫁衣。

今天就被盖了盖头塞进了轿子里。

他一堂堂七尺男儿为什么要带这玩意,黄明昊和范丞丞成亲的时候也没带呀!

这是欺压。

李希侃气呼呼的把盖头吹来吹去,心里把师傅师娘大不敬的骂了个遍。

可能是他怒气太重,他盖头还没从头上吹下去,余明君就从外面敲了敲李希侃的轿子。

“小侃,这天怕是要下雨,待会我们去前头的庙里躲躲去。”

他话音刚落,一道惊雷响起,紧接着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抬轿子的人手忙脚乱的往前飞奔,晃的李希侃差点从轿子里栽出来。

一同到达庙里的还有灵家的花轿。

两边人把轿子往地上一放,就去外头生了堆火打算把衣服弄干。

李希侃和灵超在轿子里没被波及到。

从欧莲城到这庙路程也走了半天,李希侃动了动身子,感觉屁股都快被坐穿了。他一手扯下头上的盖头,大步走出了轿子。

隔壁的花轿款式和他差不多,他也早就听说了今天和他一同出嫁的还有灵家的少爷。

他两同在一个城内却从没见过,他性格有些皮。打小的时候就跟着黄明昊在欧莲城混,仗着两张漂亮脸蛋调皮捣蛋。

灵家的少爷却是听说家教甚严,反正他在城里晃荡了这么多年愣是没打过照面。

李希侃有点好奇。

他敲了敲灵超的轿子,轻声的说了句。“要不要出来透会气?”

轿子里的人也应了声,接着便抬手掀开了轿帘。

嘶~

李希侃倒抽一口凉气,这灵家公子长得也太好看了吧。

灵家小公子也在打量李希侃,他是有听说过他名字的。

自己打小被父亲严格对待,同龄人斗鸡上树的时候他得在家背四书五经。对黄明昊和李希侃,他听过,也羡慕过。

“希侃哥哥吗?我叫灵超。”

他这声哥哥喊得比黄鹂鸟还清脆好听,李希侃脚一打滑,觉得自己都快喜欢上他了。

可灵超也不像传说中那样不食人间烟火,他表面看着有些不易近人,实则非常喜欢和人聊天。

他两就这等雨停的时间,从小时候的糗事说到了范丞丞和黄明昊的情史。聊得好不投机。

“唉、要是以后还能见到就好了。”李希侃聊着聊着突然就有点伤感,他想着自己要嫁到那么远的地方,以后别说灵超了,想见见黄明昊估计都有点难。他鼻子一酸,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哥哥,你嫁的是朝中大臣,明昊在王府,日后应该也是有机会可见的,不要太伤心了。我就惨了,听说毕家少爷有些难疾,也不知是什么病急着要娶人冲喜。这过去后的日子如何,我是一点也看不透。”

灵超一边安慰他一边自己也忍不住眼涩,他想起自己在府里头听父亲的话听了这么多年,到头来还要被安排这么一桩婚。还不如当年嫁给隔壁木子洋呢,他越想越心酸。

“什么朝中大臣,听说在我之前他已经娶过两个了,还都过世了。这什么命格啊?我吓死了。”

李希侃也委屈,他抬手给灵超擦了擦眼泪,自己也没忍住,两个人头挨着头好生哭了一顿。

眼泪还没掉完呢,就听得媒婆在外面大喊,山贼快来了!

两个人一惊,怕还没嫁过去就在这丧了命,手忙脚乱的帮对方盖好盖头,被冲进来的两媒婆一手一个塞回了轿子里。



小于掀开盖头,和坐在床上的李希侃大眼瞪小眼看了半天。

互相喊了一句“你是谁?”

他们的轿子已经抬出了城,看天色渐晚,便找了个客栈落了下来。小于准备叫少爷吃点东西,一掀开盖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少爷脸变尖了,眼睛却变小了。瞪了半天才发现,这根本不是他家少爷。

李希侃也惊呆了,他想让余明君给自己整点馒头啃啃,盖头刚被人掀开就看见了陌生人,吓得他以为自己被山贼抓了。

两个人瞪了半天才搞清状况。

完了,全完了。

轿子抬错了。

李希侃啃着馒头看着小于和媒婆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最后两个人停了下来很严肃的盯着他。

李希侃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没办法了,希侃少爷,事已至此,将错就错吧。”

李希侃“???凭什么?“

他才不要嫁给有难疾的病少爷,搞不好会传染怎么办?

半夜里他看小于和媒婆睡着了,想着偷偷的逃出去。门一打开哗啦一盆水从天而降。李希侃看着被惊醒的媒婆和房梁上悬着的木桶,认命的被拖回去换了身衣裳。

评论(17)

热度(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