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几把磕

【毕侃】养狐



01

廊坊的第一场雪降落在三月。

这场雪下的并不是很大,星星点点的落在小区的花坛和绿植上,远远看起来所有的一切都好像加了柔和滤镜,唯美又不忍心打扰。

毕雯珺把大衣上的帽子盖上,准备去超市屯点货。

走过无数次的石板路今天与平常唯一的差别大概就是人少吧。这条路走了几分钟,覆在地面的白雪上也只有毕雯珺一个人的足记。

毕雯珺又往前走了一段路程。在拐角的时候听到了几声细微的叫声。

像是小狗,又像小孩在轻声喊叫。

毕雯珺走到花坛旁边,一只小生物躺在里面,它全身大部分的毛发是白色,只额头和耳朵的外围带了黑色。眼睛黑溜溜的,透着股灵气。

一只熊猫狐。

大概是走失或者被人遗弃了。

毕雯珺把手搭在花坛上,小狐狸便顺着他的手背一直往上爬。它爬到他的脖颈处用鼻子蹭了蹭他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蹭得毕雯珺忍不住笑了起来。

刚想去抓它,它又慢慢爬回了他的臂弯里。睁着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毕雯珺。

大约是出现了幻觉吧,毕雯珺总觉得它好像在说。

请带我回去。

02

小狐狸的脖子上面挂着一个标牌,上面写着它的名字和主人的电话。

毕雯珺掏出手机拨了过去,打了三遍那边才接通。

他才刚说出狐狸这两个字,又被挂断了。

真的是一只被抛弃的小狐狸。毕雯珺腾出一只手摸了摸它的头,小狐狸舒服的眯了眯眼睛。

毕雯珺把它的标牌取下来扔进了垃圾桶。

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豆豆。”



03

丁泽仁说小狐狸要养的话得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养,这只已经好几个月了,养不熟了。

毕雯珺忙着用手机搜怎么养狐狸,也不怎么理他。徒自在网上下了一堆单,吃的,用的,睡的,还买了几只小玩偶。

他还在兴头上,哪管这狐狸养得熟还是养不熟。


况且丁泽仁说的话也不是全对的。

这只小狐狸相比较论坛里其他人养的来说要闹腾很多。

饿了喜欢哼唧,困了也喜欢哼唧。

毕雯珺不理他的时候它会用自己的牙齿去咬毕雯珺的裤腿,或者在他身边绕来绕去的叫。

它似乎很喜欢毕雯珺。

晚上睡觉的时候也不肯睡在自己的窝里,从床尾的被子里钻进去,埋在毕雯珺怀里睡的香甜。

小狐狸很爱干净,毕雯珺每天晚上都会帮它洗澡。他接近一米九的个子蹲在浴室里还有些不太好伸展,可是却一次都没抱怨过。

洗完之后毕雯珺用毛巾裹住它,它便伸头蹭蹭毕雯珺伸过来的手。

像是在感谢他。

04

天气稍微好点的时候毕雯珺会带小狐狸出门遛弯。

说是遛弯其实也不过是毕雯珺一个人在遛。小狐狸不喜欢被拴绳子,毕雯珺一要往它头上套它就龇牙咧嘴的装凶。

“那我一个人出去玩了哦。”

毕雯珺站在门口像哄小孩一样假装要穿鞋。小狐狸便从角落那边跑过来,熟门熟路的爬上他的肩膀,然后咚的一下,窝进他的帽子里不肯再出来。

久而久之,遛弯就变成了毕雯珺一个人在走。小狐狸有时候躺在它帽子里,有时候躺在他臂弯里,压根就不肯下来。

遛一圈回来,它早就耷拉着眼皮,睡的香甜了。

05

毕雯珺的朋友圈最近被好几个人屏蔽了。

黄明昊一开始还很喜欢点开他发的视频看看这只叫豆豆的小狐狸今天又干了什么。等到毕雯珺发的多了他就不耐烦了。

况且这只小狐狸一点都不像毕雯珺说的那么乖巧,他们几个去毕雯珺家里玩的时候小狐狸只黏在毕雯珺旁边,谁碰都不行。

黄明昊还和毕雯珺带它去打过一次预防针,小狐狸那会痛得不行,张嘴就咬了黄明昊一口。

后来每次一见到,彼此都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朱正廷戏称毕雯珺养了只狐狸像是养了个儿子。被丁泽仁反驳。

哪里是养儿子,这养媳妇都没这么用心啊。

06

夏天快到的时候小狐狸还是原来那副模样,一点都没有长大。

毕雯珺每天喂它的频率都增了好几次,可是小狐狸一点要长的样子都没有。拿去体重器上称一称,连小数点都没有变化。

毕雯珺用手指轻轻戳了戳它的鼻子

“你怎么都不肯长大呀。”

小狐狸便顺着它的手指蹭蹭,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毕雯珺总觉得它在偷偷的笑。

天气再热一点的时候它开始像人类一样不太肯动腾。毕雯珺带它出去散步它也不肯出去了。

有一天毕雯珺回家,发现它居然不知道怎么把冰箱门打开了,窝在附近一副很舒服的样子。

真是一只奇怪的小狐狸。



它身体没怎么长,心智却好像长了不少。突然有一天开始它就不怎么肯跟毕雯珺睡在一起了。

连窝在毕雯珺臂弯的次数也减少了好多。

也不知道是怕热,还是真的像小孩一样到了叛逆期。

毕雯珺在它睡着的时候轻轻的亲了亲它的头顶。

没注意到小狐狸的耳尖慢慢变得通红。

07

小狐狸的叛逆期来得很莫名其妙。

家里的亲戚给毕雯珺介绍了一个女孩子。也没经过毕雯珺同意直接就给带他家里来了,聊没两句亲戚就借口有事先走了。留下女孩一个人在这。

女孩头发很长,眼睛跟小狐狸一样,都亮晶晶的。

毕雯珺没什么和女孩相处过的经验,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他也没什么准备。倒了杯茶给对方便坐在沙发上愣着,紧张得脸通红。

小狐狸睡醒了哼唧了半天毕雯珺也没进来看它。迈着步子刚走出去就被一阵香味熏得难受。

女孩把它抱在怀里胡噜它的头。

“这是你养的狐狸吗?好可爱啊,叫什么名字啊?”

“叫豆豆。”

女孩子对可爱的生物都没什么抵抗力,摸了几下眼睛都放光了。

小狐狸趴在她怀里看着毕雯珺带着笑容看着她,又张开了嘴巴。

它这一口比上次咬黄明昊那口重的多,血从指节处一下就冒了出来。

“豆豆!”

毕雯珺急得把它拽了下来,又掏出医药箱给女孩处理伤口。

末了匆匆忙忙要带女孩去医院检查。

小狐狸蹭到他脚边委屈巴巴的看着他,被他提溜回了窝。

“你今天怎么这么不听话!”

08

在医院给女孩挂了号,打了疫苗。又送她回了家,折腾完都差不多快八点了。

毕雯珺想起家里给小狐狸备的粮快没了,又赶着去了宠物店买了些。

回到家的时候家里安安静静。毕雯珺喊了好几声豆豆,小狐狸也没钻出来。

他放下东西找了好几圈也没见他的踪影。

通知了所有的朋友帮忙找了半夜,才勉强接受了事实。

他的小狐狸离家出走了。

还真的是很叛逆啊。

他垂着头,有点难过。

一滴眼泪顺着泪痣滴到了小狐狸平时窝过的小被子上。


09

日子不会因为少了一只小狐狸就过不下去。

它所有的物品毕雯珺都没有丢,出去散步的时候也习惯性的会往花坛草丛里面瞄。

甚至走路的时候都不戴耳机了,生怕会错过熟悉的哼唧声。

但是整整两个月都没有再见到他的豆豆。

朱正廷不知道从哪里抱来一只猪送给他,他没要。

黄明昊买了一只同品种的小狐狸,他也没要。

他看起来和平时没什么差别。可是朋友都说他周围五十厘米的空气都带着一股忧郁的味道。

10

又一年初春的时候,廊坊下了雪。

毕雯珺打开窗户看着外面星星点点落下的雪花,忍不住伸手接了接。

雪花消融在他掌心的时候他听见敲门的声音。

一个穿着白色棉服的少年站在他家门口,他帽子上的毛领带着一圈黑色,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

他脸小小的,嘴巴也小小的,一双眼睛黑黝又灵动,站在门口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鬼使神差的,毕雯珺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少年便侧着头在他的手腕上咬了一口。

毕雯珺还没来得及开口,少年就凶巴巴的栽进了他怀里。

他两只手把毕雯珺箍得紧紧的,不肯放开。

“你不许再凶我了!”

“也不许再带女孩子回来!”

“男孩子也不行!”

“你只可以喜欢我!”

毕雯珺伸手回抱住了他,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好。”



评论(49)

热度(2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