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几把磕

【俊佳】夏天

林彦俊x黄明昊



01

林彦俊打工回来,楼上又在吵架。

城中村的老房子隔音效果不好,他斜背着有些破旧的单肩包,楼道里的声控灯光踏脚已经没了效果,需要去触碰嵌在斑驳墙壁上的开关,手指放在上面五秒才会亮。

“1.2.3……”

他还没数到四,楼上的声音就打断了他。

“阿彦不是昨天该发工资了吗?”

“家里不用过了吗!打打打,你一天到晚就知道打!”

间或夹杂着几声桌椅踹倒的声音。林彦俊顾不得再等灯光亮了,三步并做两步往家里冲。

铁门拉开的那一瞬间,男人的手还揪着妈妈的头发。看见林彦俊站在门口,表情有些微妙的松了手。

风扇开到了第三档,呼哧呼哧的转动着。林彦俊站在门口冷漠的看着男人唾了口痰,抄起沙发上的外套朝他这个方向走来。

擦肩而过的时候男人故意用力的撞了一下他的肩膀。

“狗杂种。”

林彦俊眼里通红一片,转身挥拳揍了过去。




很小的时候林彦俊就明白自己和其他小孩不一样。别的孩子还在家里围着火炉被一家人宠着爱着的时候,他就背着自己的小行李和妈妈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地方。从台湾一路前行,最后落居在了广东。

这里他待了很久,却依然没有学会和它变熟一点。

楼下买鱼蛋的阿姨每次都会很亲切的给他多加两个。

水果店的阿伯会叫他阿彦,小时候妈妈不在家还会留他吃饭。

那个他称之为父亲的人也曾带他去过游乐园,逛过广场。

可是他还是觉得好陌生。

包括坐在沙发上掉眼泪的他形影不离二十多年的女人。

有时候都让他觉得好陌生。

02

服装店的兼职并不好做。领班是个地道的广州人,每次要故意冲他讲粤语。带着点看不起他的意味。

他被排到c区招待进店的客人,口干舌燥说了半天客人拿了衣服去试衣间那边试好了要买单,提成却不算他的。

林彦俊撇了撇嘴角,抬手折起了被弄乱的衣服。

“我可以试下这件吗?”

有一双柔软的手和他抓住了同一件衣服,尾指触碰在一起的热度有点发烫。林彦俊抬起头,男孩穿着一身superme,背着一个GUCCI的包包,冲着他笑。

他的门牙较其他的牙齿来说稍微有点长。

像只小兔子。林彦俊出神的想。

林彦俊松开手把衣服给了他,顺便给他挑了条可以搭配的裤子。男孩歪着头想了半天,又把裤子挂了回去换成了旁边一条。

他偷偷凑到林彦俊耳朵跟他讲:“卖衣服要懂得搭配,你这样不行哦。”

他体温大概有些偏热,呼出的气息让林彦俊右耳有些颤抖。

但是他很快就拉开了和林彦俊的距离,狡黠的朝他笑了笑,拿着衣服蹦向了试衣间。

他的背影看起来很快乐,至少那一刻,让林彦俊感觉看着他也很快乐。



男孩最后买了三套衣服,他在c区围着林彦俊转了很久,几乎把所有的衣服都搭配了个遍。

“你以后就照着我给你搭配的推销好了,肯定可以卖出去的。”

林彦俊笑了笑没有回答。

谁知道他明天还在不在c区呢。


“我叫黄明昊,我们可不可以交个朋友啊?”

快要踏出店门的时候男孩提着袋子噔噔蹬的又跑了回来。

他掏出手机问林彦俊可不可以加微信。

林彦俊手刚伸出来,领班用广播喊了一句紧急开会。

他伸出的手在空中换了轨道,摸了摸小孩毛茸茸的脑袋。

轻轻的跟他说了声

“再见。”



03

林彦俊没有想到还会再见到小孩。

他从厨房端出刚做好的香芋,隔壁李婶在门外叫他。

“俊仔,开下门。”



他打开门的时候门外除了站着李婶,还站了一个男孩。

男孩本来低垂着的头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就抬了起来,他的眼睛突然一下放亮了好多。

李婶说小孩从温州亲戚家过来这边上补习课,妈妈不放心他住别的地方就先寄托在她这里。

她今天要出去办点事,所以让小孩过来蹭个饭,顺便让林彦俊帮忙照顾一下。

“他叫黄明昊,今年十六岁了,很乖很好带的,谢谢俊仔啊。”

林彦俊送别了李婶,关上门黄明昊就蹦到了他背上。

“林彦俊我们好有缘啊!又见面了!”

“你怎么知道我叫林彦俊?”

“傻啊,你那天工牌上有写呀”

他仿佛有天生的活力,又有一股难能可贵毅力。林彦俊忙着拾掇饭桌没空理他,他便把手背在身后蹦蹦跶跶的跟着他来回走动。

“你盛的饭太少了啦!我还在长身体,要多吃一点。”

他大概有点懒,软骨头。说话的时候头很自来熟的搭到了林彦俊的肩膀。一只手从他耳旁伸到电饭煲上方指指点点。

他说话的热气又喷到了林彦俊。

那糟糕的感觉又来了。

04

“林彦俊,这个香芋没味道,我下次要吃拔丝的。”

黄明昊端着碗可怜巴巴的站在厨房,林彦俊撸起袖子开始洗碗,回头瞄他一眼。

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

但是小孩的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林彦俊指挥他去柜子里拿了一包qq糖,他便开心了起来。坐在料理台上看林彦俊洗碗。

白色的泡泡堆满了洗碗池,黄明昊晃着脚丫啃完了qq糖,忍不住伸出食指沾了点白色泡泡擦到了林彦俊脸上。

他板起脸故意装严肃的样子很好看,黄明昊盯着他的大眼睛看得入了神。

连被林彦俊用泡泡画了两道小胡子也没有反应过来。



那天晚上李婶一直没有来接黄明昊,他两洗完碗把厨房弄得乱七八糟。黄明昊的新衣服被打的湿透,贴在他纤细稚嫩的身体上。

林彦俊推着小孩让他去浴室洗个澡,不要感冒了。

他往自个房间走准备找合适的衣服给黄明昊先穿一会。

黄明昊突然就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喊叫声。

林彦俊有些紧张的推开浴室门,小孩又露出了那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怎么没热水啊,好冰。”

他们家的花洒初打开时的水凉的渗人,要开很久才会慢慢变温。他习惯了,却忘记告诉了黄明昊。

“你往后站点,等它变热了再洗。”

“还有这种操作?”

黄明昊歪着头嘟嘟囔囔。他裸露在外的皮肤细腻又光滑,他不小心碰过的手连一点细微的小疤痕都没有。

他和他不是一路人。

05

那天过后黄明昊经常会遛过来串门,有时候林彦俊不在家,开门的就会是林彦俊的妈妈,黄明昊便也礼礼貌貌的鞠个躬。

他天生就讨人喜欢,好几次下来林彦俊回家的时候还能听到妈妈问他。

“昊昊怎么还没过来玩?”


他已经吃到了他心心念念的拔丝香芋,坐在饭桌上还不老实,要挑一挑林彦俊的刺。

他还吃到了林彦俊妈妈给做的肠粉,小嘴巴鼓鼓的:

“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肠粉,阿姨好厉害哦。”

林彦俊坐在他旁边,看着对面的母亲因为黄明昊眼角的细纹又多了几条,夹了几筷子手撕包菜塞进了黄明昊的嘴里。

这个小孩仿佛有天生的魔力,能让人快乐。

林彦俊中午吃完饭关掉了小孩发给他的骚扰微信。



“阿彦你最近是不是谈恋爱了,笑的好甜哦。”

同事扔垃圾的时候路过坐在台阶的林彦俊忍不住问了问。

他平时几乎没什么表情。这会儿笑起来,酒窝腻的像是灌满了数十斤巧克力糖浆。



06

暑假快接近尾声的时候黄明昊已经和这栋楼的每家每户甚至楼下的小商铺老板店员都混得熟透。

他有时候会拿一些小零食和水果往林彦俊家里钻,百分之八十是别人塞给他的。



“那我和隔壁买水果的王老板,昊昊更喜欢哪个噢?”

林彦俊带着他下去买酱料的时候,便利店的老板又开始逗他。

黄明昊笑嘻嘻的往林彦俊身后躲。

“我最喜欢彦俊哥哥。”

他手上还拿着老板刚塞给他的面包,没心没肺的。

老板故意竖着眉凶他那把面包还回来好了。

“不行啊,彦俊哥哥喜欢吃。”


林彦俊拿着瓶子的手突然就顿了一顿。

连他母亲也没有记住他喜欢吃小面包。

黄明昊记住了。



他出了便利店又开始撒娇,从水果店老板那里顺了颗最漂亮的水蜜桃。往衣服上蹭蹭就要往嘴巴里塞。

“讲不讲卫生!”

林彦俊拍掉他举起来的手,小孩便又嘿嘿对着他笑。

他嘴巴里不塞东西就闲的无聊,林彦俊往前走了两步他也没动腾。隔远了林彦俊叫他名字,他便快乐的助跑然后跳到了林彦俊的背上。

林彦俊费了好大劲才把稳住身形:“你知不知道自己很重啊?”

“你才重!!!我不重!!”

小孩趴在他背上撕开小面包的包装纸一把塞进了林彦俊嘴巴里。


雨快来了,可是风一样远。



07

林彦俊放假的时候陪黄明昊看起了猫和老鼠。

小孩所有的社交软件和背景图都换成了那只小老鼠,就开始看林彦俊的头像和id不顺眼。

“你干嘛叫8啊?好奇怪啊。”

小孩拿着他的手机把林彦俊的头像也换成了一只小老鼠,还把他id换成219。

隔天一看林彦俊又换了回来。

“8多好,8代表发。”

小孩气的锤了他一拳。



很久以后他才知道,数字8,是所有的数字里唯一没有出口的。

亦如他和林彦俊。


08

“彦俊哥哥,我快要回家了。”

有天林彦俊下班回来的时候黄明昊正站在他家门口。

他手上还提着补习班的手提袋。

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他竟然好像又长高了一点。

吃完饭他搬着笔记本电脑蹭到林彦俊家里。

他说:“彦俊哥哥,今天陪我看一部电影好不好?”

那天晚上,他和他两个人挤在沙发上头挨着头看一部画质不是特别清晰的电影。大概是黄明昊从哪个网站下下来的。

他啃着水蜜桃歪在林彦俊的肩头,水蜜桃汁滴滴答答的往下掉落。



Lolita拿着报纸坐到亨伯特身上的时候林彦俊推开了他。

“你坐起来吃,都掉我身上了,我去洗一下。”

黄明昊却翻身坐到了他腿上。啃了一半的水蜜桃被他随手扔到了地上。他低头寻上了林彦俊的唇。

小孩的嘴唇很厚,亲上去软绵绵的。蜜桃的香味混着他自己的味道一时熏得林彦俊忘记了回应。

“哥哥,你在口袋里放了什么东西。顶到我了。”


像天使,也像魔鬼。他亲吻着他眼角心形的疤痕,说出的话却能让他坠入地狱。

他只要歪着头眨着眼睛看看他,他就败得一塌糊涂。

如果可以,我也好想和你一起,去天堂也好,下地狱也好。

他温柔的在小孩额头亲了一口。然后轻轻的把他放到了沙发里。

“林彦俊,你怕什么?”

走了三步小孩在他后面喊他。

“电影还没看完。”

可是林彦俊没有回头。


09

他回来的时候男人又一次与他擦肩而过。

路过他的时候没有像上次一样撞他,他的脸上带着几条伤痕,最长的一条从耳朵旁到脖颈,还吓人的往外渗着血。

林彦俊看了他一眼,突然开始跑了起来。

他推开家里的铁门。

一片狼藉。

客厅的茶几被打翻在了地上,黄明昊坐在地上抬头看着他。

他的衬衣扣子掉落了几颗,嘴角还破了皮。见他来了还冲他笑。

“你回来啦?我脚扭了,可以抱我起来吗?”

他伸着手一副小孩子讨抱的姿势,林彦俊走过去打横抱起了他,低头舔了舔他破了皮的嘴角。

大概是有点痛,小孩怪叫了一声,在他怀里推搡了几下。


“林彦俊!你在干什么?”

有什么重物从远处击落到了他的脚边。林彦俊低头看了看。

是一个冰袋。

母亲站在厨房门口看着他,满脸的震惊和不可置信。




10

黄明昊的广州之行还剩下一天。

他坐在李婶家的飘窗上写了一封信。

那天过后他好久没有再见过林彦俊了。他摸了摸嘴角,伤口已经愈合了。然后又不可避免的想起了林彦俊的唇碰到他嘴角的感觉。

李婶说林彦俊和他妈妈这几天出去有点事。等他走的那天他们会回来送他。

黄明昊便掰着手指头等啊等啊。


三天。

一天。

五个小时。

一个小时。

直到拿了登机牌,林彦俊都没有再出现。

手里的信被他握得皱皱巴巴的,李婶拍拍他的头让他快点去过安检,不要误机了。

他拖着行李箱走没两步就要回头。

“没事的昊昊,舍不得下次放假再来玩啊。”




登记之前黄明昊掏出手机给那个数字8的微信用户发了一条信息。

屏幕里自己对话条旁边出现了一个感叹号。底下的一行小字刺的他眼睛生痛。

那封信他最后没有送出,也没有带走。轻飘飘的投进了不可回收垃圾箱。




夏天不会再来了。

评论(49)

热度(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