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几把磕

【皇权富贵】时光倒流(1)


大概是一个be变he的故事。

半现实


01

墙上的挂钟滴滴哒哒走到两点十九分,范丞丞从睡梦中惊醒。

他入睡之前在床头开的灯不知何时熄灭了,此刻周围一片漆黑。他有些不安的翻了个身,察觉到身下睡的床板很硬。他煽动了下鼻翼,盖着的被子也有股淡淡的洗衣剂的清香,不是他最近买的那一瓶的味道,是很久以前黄明昊喜欢用的茉莉味。

这个味道让他有些难过,也让他彻底清醒了过来。

他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便撑着床板坐了起来。

房间里有着除他外的呼吸声。范丞丞认真听了听,还有翻身的窸窣声。

他独居八年,突然出现的声音让这个夜晚开始变得诡异。

范丞丞从床上爬起来,踩过无数次的地毯也不在自己脚下。他沿着墙角摸索,终于找到灯的开关。

“啪”

白炽灯的光有些强烈,范丞丞伸手挡住眼睛,眨了好几次眼才勉强完全睁开。


“我操,范丞丞你有病啊!”

熟悉的声音,陌生又熟悉的环境。

范丞丞呆站在原地,他正对着的位置摆了两张铁架床,每张床上的被子都不一样。房间里乱七八糟,到处堆满了乱扔的衣服和鞋子。

这里,是他曾经呆了两年的宿舍。

和黄明昊的宿舍……


朱正廷已经从上铺坐了起来,此刻正瞪着眼睛看着他。范丞丞的眼神却落在了靠门口下铺鼓起的灰色被子上。

不管过多久,他都能清楚的记住。

那里,有着他爱了十年,恨了八年的人……

他不受控制的往前走了几步,复又停了下来。站在房间中间不知所措起来。想伸手去碰碰他,一抬手,眼泪却先一步掉落了下来。


这个人离开他已经八年了,也折磨了他八年。

整整八年,每每范丞丞入睡时,黄明昊便变着法子在他梦里折腾。

有时候他们两个一起在训练,黄明昊总是跳着跳着偷偷给他比一个兔耳朵,或者蹦到他背上,等自己要收拾他了,他又冲自己甜甜的笑,让人舍不得发脾气。

有时候他们两个会在公司的天台上,黄明昊坐在防护栏上,自己会紧张的拉着他的手。

他偶尔会大发慈悲赏范丞丞一个轻轻的吻。

但大多数的时候,他都是拖着行李箱,一遍一遍的跟他讲。

“我真的走啦。”

然后他会在他梦里,走过无数个地方。

有时候他去柏林,有时候会路过东京。

在没有他的无数个日子里,范丞丞将这些梦境当作他传递给自己的信。

可是范丞丞去过无数次这些地方。都没有找到过他。

而此刻。

他就在自己眼前。

距离自己不到两米……




现在是2018年2月9日。

范丞丞再一次从梦中醒来,摸到了枕头旁边的手机。

朱正廷坐在桌子上和别人吐槽昨天范丞丞有多么神经,他说他好不容易才睡着结果范丞丞突然起来开了个灯。

“我本来想打他的,看他哭了才算了。”

朱正廷瞥了眼拿着手机发呆的范丞丞,又絮絮叨叨讲着自己昨晚被吵醒后有多么艰难才又继续睡着。

“他真的哭了啊?”


有多久没听过这个声音了……

范丞丞抬起头,看着背对着自己的人慢慢的回过头来。

他这个时候还不过刚好十六岁。尚未经过所有险恶和坎坷,他的眼里有好多这个世界的期待和好奇,还有对自己藏也藏不住的欢喜。

算了算时间,这个时候黄明昊已经偷偷喜欢自己一年了。

可是自己那时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昊昊……”

“啊?”

又有一滴眼泪从范丞丞眼角滑落。

黄明昊歪着头看着他,眼里带着迷惑。不懂为什么范丞丞哭,也不懂范丞丞为什么突然叫他昊昊。

但他还是从桌上抽了一张纸巾乖乖的递到了他的面前,像他无数次做的的那样。


范丞丞站在镜子前洗了把脸,他的头发还是棕色的,脸上还有些稚气未脱。

他现在无比确认时光已经倒流,他回到了那个一切可以重头开始的时候。

也许是上天听到了他的祈祷,也许是黄明昊终于大发慈悲肯放过他了。

但无论如何,哪怕这是场梦也好,他不想再醒了。



七个人的声乐课排在了早上九点。

黄明昊趴在范丞丞床边帮他解开了他手机的密码。

“你好笨啊范丞丞,这么简单的密码都不记得了。”

他们早几天的时候在一起玩游戏,输了的人要接受惩罚。范丞丞翻牌的点数最小,黄新淳翻牌的点数最大,于是便惩罚要范丞丞把他那个很长大家都记不住的密码改成了1234。

这不过是他漫长岁月中的一件小事,他早已忘得一干二净。

若不是后来在黄明昊的日记本上看见,他也忘了自己那天大冒险还给所谓的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打了电话。


黄明昊解开他的手机的时候盯着他壁纸看了好几眼。范丞丞拿过来一看,壁纸是一张穿和服的女孩子,在樱花树下,两条马尾辫上还扎了粉色的蝴蝶结。

但是他想不起来这个女孩子是谁。

黄明昊站了起来催促他赶紧去上课了,不然迟到要罚跑。然后也不等他了,哒哒哒跑到朱正廷旁边挽着他的手一起出了门。

范丞丞是在很久后才发现,原来这是他不开心或者吃醋时候的小表现之一。

他其实不太善于言辞,敏感又脆弱,却总要装一副坚强无所畏惧的样子。什么事都藏在心里不外露,大概只有在喜欢他这件事上偶尔会做出一些任性的小举动。

所以才会无数次当着他的面去黏别人,他那时候不懂事,总觉得他在挑衅自己,谁离了谁不能过活,便又更变本加厉的要气他回去。

现在想想,实在是又蠢又傻。



等到所有人全部都从宿舍出去了,范丞丞走到黄明昊的床头摸了摸他的枕头。

这里应该藏着一本厚厚的笔记,按时间来看最后一篇可能是小孩在玩游戏那天的吃醋历程。范丞丞打开它,这本日记本他后来看过无数次,摸过无数次,边角都是褶皱的。

而此刻,它尚还算新。

就像他和黄明昊。

新的开始,新的历程。可是这一次,他绝不会像之前一样什么也抓不住了。





评论(30)

热度(1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