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几把磕

【毕佳】【俊佳】哥哥

第一人称文
微虐
ooc
不喜勿点
(写给点毕佳和俊佳的,虽然放在了一起,大家凑合着看吧……)


01

这是我们都还年轻的时候发生的故事。

我那个时候多大?好像只有十八岁吧,毕雯珺比我大五岁。他是我的哥哥,即便我从来没有这样称呼过他。

我从六岁开始被父母寄托在他家里面。我去之前被隔壁的范丞丞拉着看了很多乱七八糟的偶像剧,他告诉我寄人篱下很苦的,会被不喜欢自己的大人暗地里欺负,如果对方家里有孩子,搞不好还会被暴打一顿。

“就像这样……”

他伸着还有点肥的小手一拳揍到了我脸上。

我没想过他会突然打我,但是他那一拳打的实在有点重。我也忘记我当时是因为爸爸妈妈的事情堆积在心里太久了想要发泄,还是单纯因为痛了想回手。

总之范丞丞爸爸妈妈出现在房间的时候,我和他都把彼此打得鼻青脸肿了。范丞丞他妈妈心疼的差点要掉眼泪,我看她估计想骂我,不过碍于面子没好开口。

范丞丞的脸肿得老高,一开口就痛的嘶嘶叫。他还冲我竖大拇指,告诉我:

“要是他敢揍你,你就这样打回去啊听到没?”

但是毕雯珺从来没给过我这样的机会。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乖巧的坐在钢琴旁边。他那时候手指就很长了,按在钢琴键上像是在施魔法。见我进来还对我笑了笑。

他妈妈跟他介绍我,叫他要好好对我,把我当亲弟弟一样对待。

由此我便听到了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

“好。”

他是个很重承诺的人,这一声“好”,后来便贯彻了我和他有交集的所有时光。

他有好好对我,这个他妈妈让他当亲弟弟的我。

02

毕雯珺很温柔,他的温柔因爱而生,自善良而来。他生活在一个温馨的家庭里,有爱他的妈妈,还有一个极有教养的爸爸。

他们待我与毕雯珺无一丝差别。这种无差别不光体现在同样的玩具和学习用品上,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爱意。

我能感受得到。我在这个家里竟更有归属感。

毕雯珺同样也爱我。他从第一天伸手轻抚我眼角还未好的淤青时,便将这份心意传递给了我。

隔天他带我去上学,邻居家的哥哥问他我是谁。他很骄傲的拉着我的手过去给他看。

“这是我的弟弟,昊昊,叫彦俊哥哥好。”


后来我回想起来,总是觉得我不该在那天因为不肯喝牛奶磨蹭好几分钟。也许那样我和毕雯珺出门的时候就不会碰到林彦俊,那么或许后来的事就会有一点点不同。

但是我自己也知道这只是我不肯接受事实的瞎想。林彦俊住在我们隔壁,我迟早都会碰见他。况且所有的一切与他本就毫无关系,时间的齿轮调慢或者调快,有些事情该发生也还是会发生,有些事情无法改变便永远无法改变。

03

毕雯珺和林彦俊是很好的朋友。他两一边一个拉着我的手去上学,送我到一年级的门口。毕雯珺从书包肚里掏出好多零食往我怀里塞,他怕我饿着。

他总是这样,怕我饿,怕我累。他有时候会让我想起我远在温城的姥姥,她唯一会说的两句普通话便是:昊昊要多吃一点呀。昊昊要早点睡觉啊。

“昊昊写作业不要趴在桌子上。”

我上三年级的时候他已经上初中了,有时候上了晚自习回来我还趴在房间的桌子上写作业。

他总是皱着眉头感叹为什么现在小学生作业那么多。然后便会坐到我旁边看看我有没有哪里写错了,顺便伸手扶正我趴在桌子上的脑袋。

我当然不会告诉他今天的作业其实不过只有两张试卷。


但他也不是时时刻刻都有空陪着我,他有他自己的学习任务,他还有自己的朋友。

经常来家里玩的便是林彦俊和朱正廷。

我并不怎么喜欢朱正廷,他看我的眼神像极了毕雯珺,可是看毕雯珺的眼神又像极了我。

林彦俊跟毕雯珺说我很懂得讨人喜欢。

我确实给别人的印象乖巧又可爱。我懂得什么时候说什么样的话会让人比较开心,比如林彦俊讲冷笑话的时候,是一定要笑上一笑的,最好还要跟他学几个下次讲给他听听。

可是朱正廷却跟毕雯珺说我太过于成熟。他说慧极必伤,昊昊以后的路肯定不好走。

我当然不喜欢听别人这样咒我,毕雯珺同样也不喜欢。他那么温柔的人头一次黑了脸,他让朱正廷不要乱讲话,他说:“我不喜欢听这种话。”

最后还是林彦俊出来打了个圆场他两之间才没继续冷下去。我也不开口窝在一边继续看我的电影,毕雯珺凑过来看我屏幕,全是泰文。

他好奇的问我在看什么,我转了个身没理他,也不让他继续看我屏幕。

我看见朱正廷张开嘴巴想告诉毕雯珺我在看什么。但是我瞪了他一眼。

My Bromance

04

初中毕业的时候,毕雯珺带我去了一趟海边。

我从前只在看书的时候小声的念叨过一次,他倒是耳尖,听到了,还放在了心上。

我们同他爸爸妈妈告别拖着行李箱去坐高铁。他爸妈有点不放心的叮嘱了很多遍,直到毕雯珺像小时候一样牵着我的手跟他们说一定会照顾好我,才终于被放行。

我从检票口到上高铁那一段路不知为何觉得异常兴奋。我倒退着走路,耳机里刚好放到一首节奏感比较强的歌,便跟着摆了摆手脚。

外人看起来或许会觉得我有病,但毕雯珺拖着行李箱温柔的看着我,我便越发的来劲。

人一忘形就会很惨,我最后那一步跨的有点大。往后一仰载到了别人怀里。

毕雯珺慌忙过来拉我,一边检查我有没有受伤,嘴上还要给被我撞到的人道歉。

对方一头红毛似五星红旗,衬得皮肤白的发光。我和他彼此看了对方半天,莫名觉得有些眼熟起来。

“黄明昊!”

他激动的握住我的肩膀使劲的晃了几下,这力道让我终于确认了。

范丞丞。

我跟他已经有八年没见过面了。但此刻我却意外的不是很欢喜。我原本设想的旅程多了一个人,这么多年过去了,范丞丞还是一如既往的随心。

他听到我要去海边便兴冲冲的去改了票。一路上他挤在我旁边跟我絮絮叨叨讲了很多他那些没有我的人生里的趣事。

我敷衍的点着头,眼睛却一直盯着前两排的后脑勺。所幸他长得高,我尚能目之所及。

范丞丞讲了两个小时终于累了,他打开听歌软件塞了一只耳机到我耳朵里,靠在我肩膀上睡着了。

他看起来很快乐,耳机里却尽是些悲伤的歌。

我看着前面的后脑勺拿起手机接了个电话,声音随小却一字不漏的传入我耳朵里。

混合着范丞丞耳机里的歌,头一次,眼睛涩的难受。

“太好东西,无力占有。”

05

下了高铁范丞丞被他妈一个电话又打了回去。他拽着我衣领一副受尽了委屈的样子。

“我妈好烦啊。”

“她也是为你好。”我拍拍他头,像个大人一样哄他。

他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好哄,要了我电话说过几天找我玩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站在出站口看了他老半天,毕雯珺问我是不是舍不得他。

我摇了摇头。

我只是羡慕他,他从不对一样东西或者一件事情过于执着,我也想拥有这份洒脱。

但我也只是想想罢了,我还是放不下我的执着。我收回目光走到毕雯珺旁边去勾他的手。他的手掌永远温热柔软,却不带半分令人厌恶的潮湿。

“我们牵着走好了,这里人好多,待会走丢了就不好了。”

他明明已经回握了我,我却还是画蛇添足的解释了一番。

他便腾出手揉揉我的脑袋:“那你消停一点。”

我没有再蹦来蹦去,人潮拥挤,我只想好好拉好他的手,我不想跟他走散。


可是到了半山腰的时候,我们还是走散了。

节假日人多,车子开到半路司机就罢了工。横竖堵在那里几个小时也只能挪动两百米,便索性开了车门。车里的人早就憋的受不了,纷纷挤了出去。

我和毕雯珺对视了一眼,也跟着大部队下了车。

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大部队有的人走的快,有些人走的慢。我和毕雯珺下车下的晚,我爬山路又吃力,坚持了一会就跟他撒娇要歇会。

前面是个岔路口,他有点无奈的看了我一眼,让我坐在行李箱上等一等,他去前面看看过了岔路还堵不堵,有没有车叫。

他走后不过三分钟,车流便通畅起来。刚刚还停在我旁边的车一辆一辆从我身边开过去。我不记得等了多久,身边没有一点灯光的时候我开始恐慌了起来,我拖着行李箱喊他名字,从岔路口走过去走了很久也没有见到他的影子。

我总觉得自己好像再也见不到他,腿一软就坐在了地上哭了起来。

有车灯照到我的脸上,我想我那时候的样子一定很狼狈不堪。毕雯珺从车上冲下来抱住我,我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掉过眼泪,所以他也很慌乱,他抱着我话都说不清了。

我埋在他怀里听他语序颠倒的跟我解释他找了多久才找到车,然后这辆车非要去接第二个人耽误了多长时间。

这本来是件很小的事,是我擅作主张胡思乱想往前走。可是他却很自责,他后来不管带我去哪总是很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又让我掉眼泪。

我让他不要这么担心,我没那么容易哭的。

他也只是轻轻的抱抱我,不跟我过多争辩。

后来林彦俊给我看毕雯珺很久以前发给他的短信。他写:

昊昊从小有事喜欢埋在心里,难受了也不会表现出来。如果他受了委屈,不要相信他嘴里跟你说的没事。你要好好抱抱他,告诉他,哭出来也没有关系,任性一点也没有关系。

可是毕雯珺这个骗子啊,他让林彦俊告诉我,任性一点也没有关系。自己却亲自告诉我,你不可以任性。

06

那天晚上我们折腾了很久才找到一家民宿。我一进去就累的趴在地上不肯起来。

毕雯珺哄我起来叫我去洗澡。我知道他喜干净,最受不得我这随地躺的邋遢坏习惯,于是也只好从地上爬起来乖乖去洗澡。

凌晨两点,我们互相道了一句晚安。我却没有睡着。

我在三点的时候偷偷爬起来亲了亲毕雯珺的额头。他放在床头充电的手机亮了一下,我吓的浑身发凉。

但这种发凉的程度远不及我看清他信息来得凉。

“我想通了,我们试试吧。”

发件人——朱正廷

我知道他的手机密码,于是我便干了一件我出生以来做过的最坏的一件事。

我打开他的手机把那条信息删除了。然后又把手机放回了原处。

如果时光能重流,如果我知道那天毕雯珺没有睡着的话,我一定不会在三点的时候爬起来。

可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我和毕雯珺三天的海边之旅,变得莫名其妙又尴尬无比。我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不肯再牵我的手。我早上起来趴在床上撒娇让他帮我涂防晒霜,他站在我床前愣了半天,最后憋出一句你自己涂吧。

我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错,但我还是异常珍惜这次旅行。我在本子上规划好了每一项活动。

我们在沙滩上堆了一座城堡,在海上玩了一次冲浪。毕雯珺拉着绳子站了好几次才从冲浪板上站了起来,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

我在岸边看着旁边的小女孩拿手机偷偷的拍他,心里竟然生出丝欣喜。

他真的很优秀啊。

07

回家之后我和毕雯珺都有些晒黑了。林彦俊过来我们家玩的时候指着我们两个人笑了半天。

他说我的肤色已经快赶上他了。

我后背晒伤了些,死磨了毕雯珺半天他都不肯给我擦修复。于是我便把药塞进了林彦俊怀里让他给我擦。

林彦俊一挤,一瓶差点给他挤完一半,他倒是不浪费,悉数擦在了我背上。擦着擦着还感叹一句。

“昊昊,你皮肤好滑啊。”

我说废话你挤这么多能不滑吗?

他扯了张纸巾给我抹干净:“不是,我说真的,真的好滑啊。”

他后来告诉我他就是在那个时候突然起了心思。那时候朱正廷已经和毕雯珺在一起了,他倒是比我还先一步知道。

我删了短信干了坏事,却不能阻止事情的发生。

他给我抹了药膏便跟我讲一大堆上了高中该怎么跟同学相处,讲着讲着又扯到上课要怎样玩手机才不会被老师发现。

毕雯珺早在他开始扯这个话题的时候就离开了房间。我趴在枕头上玩着手机听林彦俊讲话,他讲到最后他突然问了我一句。

“你哥跟朱正廷在一起了你知道吗?”

我的手刚好滑过一个搞笑视频,手一抖就点开了。视频里一个男孩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直哈哈哈的笑个不停,笑声大概会传染,林彦俊听了也跟着他一起笑。

他笑了很久终于累了,停了下来。我猜他那时候应该是想问我我为什么不笑。

结果一转头看见我的眼泪掉了一脸,他不解的问我哭什么?隔了一会仿佛又反应了过来,皱着眉头帮我擦眼泪。

我真的没那么爱哭的,可是我那天就是控制不了。林彦俊浪费了很多纸都没把我眼泪擦干。鬼使神差的,他捧住了我的脸。

眼泪很涩,这个吻也很涩。我们两个之间都没有深厚的感情,却献出了彼此的第一个吻。

你可以试试,我为什么不可以呢。

08

我和林彦俊开始的莫名其妙。我不再不识好歹的总要去粘着毕雯珺,开始频繁的出入在林彦俊家里。

毕雯珺他妈妈开玩笑说我都不像毕雯珺的弟弟,像林彦俊的弟弟了。

我用筷子戳着碗里他们夹给我的海鲜,生生吞了下去。我说哪能啊,雯珺哥哥在我心里是最亲的哥哥。

这是我第一次叫他哥哥,我这两个字咬得很重。他应该也察觉到了。他平时看我的温柔眼神拢了一层忧郁,可是他凭什么忧郁,他爱人在怀,他凭什么忧郁。

夜里我趴在林彦俊怀里扒他衣服,毕雯珺给他打电话。

“让昊昊早点回来。”

我扔了林彦俊手机埋在他怀里不起来。林彦俊摸摸我的头把我抱起来,他说

“你还小。”

他和毕雯珺,总是以这种大人的姿态看我。总是担心我还小,我开始讨厌这种感觉,我宁愿他们像朱正廷一样,觉得我已经很成熟了。

09

我名正言顺长大的时候,毕雯珺已经大学毕业了。他和林彦俊新找的工作都离家不远。

林彦俊下班回来和毕雯珺一起进了我家的门。

“昊昊明天就十八岁了,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我想要再去一次海边。”

我回答他,眼睛却是盯着毕雯珺。毕雯珺站在玄关门口换拖鞋,他弯着腰顿了一下,说海边太冷了。

他已经不像从前一样什么事都随我了。他宠着的人不再是我。

我恍惚间突然想起十七岁那年我发高烧,毕雯珺拖我去医院我不肯起来,他没办法只能用湿毛巾和酒精帮我降温。

他一擦我身体我反而燥热的更难受,我脑子里烧的昏昏沉沉,只知道他身上清爽,便总是往他身上蹭。

我也不知道我最后是怎么亲到了他,他一开始没躲,我像条缺水的鱼一样发了疯去舔他嘴唇。我想再任性一点,反正我生了病,我烧糊涂了,我什么也不怕。

可是他却推开了我。他说朱正廷被锁在舞蹈室了,他去看看情况。

后半夜我被他爸爸妈妈拖着去了医院,医生往我手背上扎针时我突然抽回了手。

针扎歪了,血争先恐后的往外冒。

他妈妈心疼的抱着我,跟护士解释,对不起啊,孩子怕痛。

她哪里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在想,烧死算了。

可这温度不足以烧死我,也不足以烧死我的执着。


但是却差点,一语成谶。




他们在我生日那天给我办了个派对,范丞丞也来了,许久未见他又长高了一些,去了邻国留了个学,整个人越发洋气起来。

他送了我好多龙猫的公仔,我笑他忒小家子气了吧。

他还一脸惊讶的问我:“啊,你不是最喜欢这个吗?”

“但是人总会变的。”

“那他呢?你还喜欢他吗?”

他凑到我耳边指了指毕雯珺,他正跟朱正廷一起烤肉。朱正廷在旁边串签子,串好了便递给毕雯珺。


可真般配啊。

我冲范丞丞摇头,我说我早就不喜欢他了,你看我男朋友在那边。

我指的是林彦俊。

范丞丞看上去一点也不相信我,可是他也没多说什么。他只留给我一句话。

“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你能永远开心就好。”


我后半夜酒喝的有点多,站在桌子上乱喊乱叫。我记得我那时候喊的应该是“林彦俊,我永远爱你。”

可是后来林彦俊告诉我,我喊的是“毕雯珺,我好讨厌你。”

我喊的时候已经神志不清了,酒洒在蛋糕的蜡烛上,嘭的一下就开出了花。

我后退了一步从桌子上摔了下去,这次没人挡住我。我听到好多嘈杂的声音在叫我,但是我依然能准确无误的捕捉到他的声音。

他叫我黄明昊。

他的声音因为着急还破了音。

他在急什么呢。

10

我从医院醒过来的时候范丞丞撑着脑袋坐在我床旁边。

见我醒了激动的握住了我的手。

“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觉得头有点痛,手臂也有一点。我后知后觉想起了我晕倒之前发生的事情,抓住范丞丞的手问他。

“毕雯珺呢?”

范丞丞摸摸我的脑袋,让我好好休息。

我开始感到害怕,我为数不多的贮藏在眼睛里的盐水又开始蠢蠢欲动,我不肯松开范丞丞的手,我说你不告诉我我现在就拔针自己去找。

“他很好,只是全身烧伤面积百分之三十四而已。”

朱正廷从门口走进来替范丞丞回答我,即便我不喜欢他,他对我向来也是极好的。只是这次他却带着些恼怒,他每走近我一步,我便觉得手臂的痛感又蔓延一寸。

“林彦俊烧的比他还严重,你怎么不问问他呢?”

“黄明昊,你好自私啊。”

倒下的酒悉数浇在了燃烧的蜡烛上面,毕雯珺和林彦俊起身要去拉我,一个碰到了朱正廷,一个撞飞了范丞丞的打火机。

……

11

毕雯珺出院的时候,已经是四月了。

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便是在这样的季节。

我陪着林彦俊看窗外的杨絮飞来飞去,我竟还有空担心这些杨絮不要落到毕雯珺身上,会痒。

“毕雯珺和朱正廷分手了。”

“我知道。”

我又看了一眼院门口的人,关了窗户倒了一杯水给林彦俊。

“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毕雯珺明年要和陈叔叔的女儿结婚,我知道。”

林彦俊有些心疼的摸了摸我的头,他看我的眼神深情又悲悯:“我要说的不是这一件。”

但是我堵住他嘴巴没有让他继续讲了下去。

有些事情那天朱正廷已经告诉我了。

比如那个晚上朱正廷根本没有被锁在舞蹈室。

比如毕雯珺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依然没有牵过他的手。

比如

毕雯珺,是我的哥哥。





评论(88)

热度(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