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几把磕

【俊佳】小房东

无脑小甜饼
乱,ooc

01

这是第三次看房了,林彦俊敲门之前在心里对自己说,这次如果再不满意,估计就是他和杭州没有缘分了。

小区很大,林彦俊在里面兜兜转转了几圈才到达最终的目的地。好在小区环境不错,绿植也种的多,即使是在大夏天的下午也没有让林彦俊感到烦躁。

摁响门铃,透过铁栏杆看,有一个小孩儿欢快的推开了玻璃门蹦跶了出来。他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衬衣,下身穿一条红色的长运动裤,拖鞋打在地板上啪嗒啪嗒的响。打开门甜甜的冲着林彦俊笑。

“您好~”

“您好。请问黄先生在吗?”

林彦俊将右手里的矿泉水放到左手,礼貌的跟开门的小孩握了握手。

“我就是啊。”

小孩眼睛是扇形的双眼皮,说话的时候一眨一眨的。林彦俊有那么一瞬间很想伸手盖住他的眼睫毛。

“我先带你去看看房子吧。”

他把头往玻璃门那边一歪,转身往前头走去。林彦俊跟在他的后面。

小孩看起来很幼,像个未成年。

“我19岁了。”

像是察觉到他在想什么,小孩回过头来认真的对他说:“这个房子是我爸妈留给我的,现在就我一个人住。你不要觉得我不靠谱。”

林彦俊却突然一下笑了,他笑起来牙齿整整齐齐的露出八颗,两侧凹起一个小圆形,逆着太阳再一次朝黄明昊伸出了手。

“很高兴认识你,我靠谱的小房东。”

02

手机不识趣的在清晨响起。林彦俊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摸索到它,迷迷糊糊的接了起来。

“喂?”

“房子找到了吗?”

是尤长靖。林彦俊在这里住了三天了,才突然想起忘记通知他。

“嗯,找到了。”

“这次打算住多久?”

尤长靖是林彦俊的责任编辑,林彦俊写稿的时候经常会跑到各个城市去寻找灵感,尤长靖也不催他管他,反正大部分时间他都能准时交稿,是个很让人放心的人。

“还不知道……”

他在一个城市停留的时候不会很长,每次租房的时候他都会提前房东讲好,房租稍微多付一些,就当民宿住了。

可是这一次他却忘记跟黄明昊讲了。

也许是签合同的时候黄明昊刚吃完一根棒棒糖,嘴唇亮晶晶的,等林彦俊回过神的时候合同已经签了一年了。

挂了电话林彦俊也没有再睡的打算了。推开房门走出去,黄明昊正在厨房做早餐。

砂锅里的粥咕噜咕噜的冒着泡,整个房间里都是粥的香味。

“早啊。”

厨房里的人听到动静便回过头来,他刚刚才打开砂锅的盖子,脸蛋被蒸汽蒸的红扑扑的,打了招呼便让林彦俊赶紧去洗漱准备吃早餐。

黄明昊是林彦俊在杭州遇到的小惊喜。

这么多年来他踏过祖国大江南北,遇到过很多不一样的人。黄明昊是第一个让他觉得如此契合的人。

他做的早餐的味道,喜欢听的歌,喜欢看的电影都和自己相差无几。明明认识才三天,林彦俊却觉得他们好像已经在一起了好多年。

“小厨师,明天我可以吃牛排吗?”

喝完最后一口粥,林彦俊放下勺子,开玩笑似的伸出双手做了一个祈求的姿势。

黄明昊被他逗得不行,他笑起来像极了微博的一个小表情,眼睛眯起来,小兔牙露出两颗晾在外面。

很长一段时间,林彦俊都很喜欢用那个表情,好像点一下,快乐就会传染给自己。

03

隔天早上林彦俊再起床的时候,黄明昊真的在厨房煎牛排。

他把手机立在平底锅旁边,看起来有些手忙脚乱。林彦俊站在他身后老半天了他也没发现,皱着眉头戳了戳自己弄出来的成品。

煎的太老了。

“我觉得很好啊。”

林彦俊挡住他要往垃圾桶倒的手,兴致极高的端着盘子往桌子旁边走去。

“这是你长这么大做的第一份牛排吗?”

“是啊。”黄明昊煎第二份的时候林彦俊已经准备开动了,牛排一边黑乎乎的,黄明昊回头看了一眼,林彦俊切得好费力。

“你别吃了,我再重新给你做一份。”

“那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

“那就是第二份了。”

黄明昊是不太懂第一份和第二份有什么区别,他看林彦俊嚼的实在费力,好几次忍不住要把那个盘子里的东西换掉。林彦俊却一直打掉他企图伸过去的手,跟他说第一份不能给垃圾桶吃。

解决完那份失败的牛排,黄明昊拿着书本去了后院。后院有一块草坪,黄明昊经常会趴在草地上写作业,林彦俊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写稿子。回房里加咖啡的时候会顺手给黄明昊倒一杯果汁。他们在这里做各自的事情,偶尔抬头的时候对视一下,笑一笑又继续,互不打扰。

下午有空的时候他们会窝在沙发里看同一部电影。黄明昊喜欢一个人看电影,林彦俊看电影的时候也很安静,有时候黄明昊会忘记身边有他的存在,他享受这种感觉。一部电影看完林彦俊会把自己代入到角色里跟他讨论,大部分的时候他们的观后感都是一致的。

“等我再大一点,我会和你一样吗?”

有一天黄明昊突然很认真的问林彦俊这个问题,他仰头看人的时候像只奶乎乎的小狗狗,林彦俊揉了揉他的头,同样认真的回答他。

“我不知道,但等你长大了,你一定是个很优秀的人。”

04

太阳特别炽热的那个午后。黄明昊从外面回来,浑身都是汗,一头扎进了浴室。

林彦俊头上的泡沫还没冲洗干净,沿着额头流到了眼角。黄明昊楞在门口也不进也不退,林彦俊一招手,他就像被操控了的木偶娃娃,不自觉的的走近他。

“帮我把眼睛上的泡沫冲掉。”

黄明昊拿着花洒手跟着水流轻轻地抚过林彦俊的眼皮,泡沫冲干净的那一瞬间,林彦俊搂住他的腰。

他认真看人的时候太深情了。

他亲手剥开他小房东的衣服,洗掉了他从外带进来的每一滴汗珠,抱着他从浴室走到卧室,等着黄明昊点头。

……

真谈起恋爱来黄明昊是很粘人的。

下过雨的晚上黄明昊牵着他的的手去门口的超市购物,他看起来像个快乐的小猴子,东西给林彦俊提了自己从花坛上蹦了下来,溅起一堆水花。

回了家林彦俊罚他帮自己洗衣服,他就吊在林彦俊脖子上求情,被压在门上伸舌头和林彦俊接吻,嘴唇被吮得亮晶晶的,一边衣领掉下来了肩膀,纯真又色情。

林彦俊的新作品因着他完成得十分迅速。他站在浴室里刮这几天熬夜长出来的胡渣,黄明昊就靠在门口看他。

他写东西的时候黄明昊很乖,也不过来打扰他,林彦俊突然就觉得他好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这个浴室是他们亲近最多次的地方,林彦俊每次和他同时出现在这里便会忍不住生出些想法。

“过来。”

他朝黄明昊招手,黄明昊便乖乖的往他怀里钻。他脸上的泡沫蹭了一些在黄明昊的头顶,好像给他戴了一个白色的小发夹。林彦俊寻得了乐趣便不停的蹭。弄得黄明昊头上全都是泡泡。

“不刮了好不好,我觉得你有胡渣也挺好看的。”

黄明昊不理他有时候幼稚的小举动,捧了几捧水帮林彦俊洗掉了还残余的泡沫,把他的小胡渣又重新露了出来。

“我怕刮到你。”

林彦俊将下巴搭在黄明昊的肩膀上,胡渣硬硬的,戳到了黄明昊皮肤,那里很快就红了一小块。他皮肤实在太敏感了,林彦俊又低头亲了亲被磨红的那块皮肤,将剃须膏放到了黄明昊的手里。

“你来帮我刮。”

黄明昊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扶着他的脖子,另一只手拿着剃须刀迟迟不敢下手。

“刮破了怎么办?”

“刮破了就亲一下。”

05

等到春天到的时候林彦俊的房租约快满了。

期间尤长靖来过一次,好奇的问他这次怎么住了这么久。

林彦俊指了指窝在沙发看书的黄明昊,他说:“我小房东不让我走。”

黄明昊听到他们谈起自己便乖巧的露出头来朝尤长靖笑了笑,而后又装生气的瞪了林彦俊一眼。

“那等你合同到期了你就走好了。”

“我不走。”林彦俊宠溺了笑了笑,帮他把掉落到地上的抱枕拍干净塞回他的怀里。

“我要续合同。”他的酒窝又露了出来,亲了亲沙发上他的小房东。

“先续一辈子,好不好?”

评论(46)

热度(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