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几把磕

百年孤寂(5)

不好意思,今天早上看提问箱发现还有人在等

更了点



05


宵夜吃完的时候已经接近两点了。范丞丞带着黄明昊上了车,门刚关好就忍不住寻了对方嘴唇亲了下去。


黄明昊轻推了他一把:“嘴巴里都是烧烤味。”


“有什么关系。”


范丞丞不甚在意的说着。他总是喜欢带着黄明昊在行程结束后去吃宵夜。有时候叫上队友,有时候两个人偷偷的溜出去。或是火锅或是烧烤,吃完了也不嫌味大,非要两个人黏在一起。


“你待会和朱正廷换个房间行不行?”


好几次了,每次出来赶行程,到了酒店被安排房间总是会因为不同的原因不能跟这个人住在一起。范丞丞心里总是记挂着,想着办法要跟他住在一间。但黄明昊总是担心别人会发现会怀疑,所以并不是每次都会答应他。


范丞丞一边拿着手机装不在意的滑动,眼睛却忍不住抬起一点,关注旁边人的表情。


“明天有行程。”


这么回答后范丞丞却生起了气来,他有点恼怒的把手机扔在了一边。黄明昊的这句话让他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一个只会压着他欺负的坏人,他有点憋屈,很想告诉黄明昊,我找你睡又不是每次都是为了那件事情。


可是脑子里的记忆提取出来,好像自从有了一个开头,之后每次和他睡在一起,黄明昊总是会被他压在身下。


想要反驳却没有立场。于是只能自顾自的生起闷气来。


黄明昊转头的时候刚好瞄到他鼓着嘴巴瞪着眼睛的小孩子模样,忍不住无声的笑了起来。


回了酒店刚好在大厅碰到了朱正廷,黄明昊叫住了他,说自己晚上想跟范丞丞一起打游戏,问能不能跟朱正廷换个房间。


朱正廷很快就答应了,临走之前拍了拍黄明昊的小脑袋,警告他不许玩太晚。


 他一出门范丞丞就压了上来。这会儿在车上的怨气和不满都消失的干干净净,他像一只大型的金毛犬,在黄明昊身上拱来拱去。


“你这个小骗子,刚刚还骗我不换。”


范丞丞含住一点黄明昊的锁骨,用牙齿轻轻的磨它。


黄明昊双手放在范丞丞头上,像在哄撒娇的小孩,揉了揉范丞丞的脑袋。


“我怕你难过哭鼻子。”


埋在胸前的脑袋突然就不动了。过来一会儿爬来起来,张开双腿坐到黄明昊身上,两只手不停的在他身上挠痒痒。


“我看看是谁哭鼻子。”


黄明昊的笑声和求饶声不一会儿就萦绕整个房间,而后那声音又变了味。


“不要留印子……”


第二天的行程是录一个小网综,这是他们出道以来的第二个综艺。


黄明昊的头发被弄成了小卷毛,他每次一弄这个发型就很显小,整个人看起来软糯无害。主持人很喜欢cue他,不停的给他抛梗。他工作时又是另一副模样,聪慧又机灵,抛给他的梗都能很好的接住,惹得主持人哈哈大笑。


玩的第一个游戏是随机舞蹈,都是最近演唱会的时候经常跳的舞蹈,没有人出岔子,所以很顺利的通过了,主持人气的歪胡子瞪眼,说他们不懂得做综艺,随机舞蹈不出点乱子正儿八经的顺利通过没人喜欢看的。


于是第二遍录制的时候几个成员就故意跳错几个地方,然后被队友“兴奋”的举报出来。本来录的差不多就可以结束进行下一个环节了,可是到最后一个舞蹈的时候林彦俊转了个身,和变队形的黄明昊撞了个正着。


撞击的声音有点大,林彦俊捂住自己额头缓过来以后看了黄明昊一眼,黄明昊是典型的疤痕体质,这一撞额角红了一大片,林彦俊忍不住把手放到他额头上揉了几下。


被主持人打趣:“哎呀,你们队成员感情真好。”


黄明昊被撞得有些发蒙,队员们围过来询问的声音吵的他头好晕。但他却从这些乱七八糟的声音里捕抓到了范丞丞的。


“疼不疼?”范丞丞问他。


“疼。”


由于还要节目还要继续进行,工作人员只是简单的过来上了些药。林彦俊坚持说待会可能会肿,自己擦了药后问工作人员要了两个冰袋,一个按在自己头上,一个举着放在黄明昊头上。


黄明昊有些不自在,“我自己拿吧。”


林彦俊也没有再坚持,等黄明昊拿住了冰袋自己就松了手。


本来只是一个小插曲,黄明昊也没有放在心上。后半段录制又玩了几个团体游戏,也没有再出什么岔子。


录制结束了大家一起吃了一顿饭,未成年不能喝酒,端着杯子小口小口的抿着果汁喝。主持人坐在他旁边,高兴了就夹了一筷子海鲜放到了黄明昊碗里。


范丞丞在对面看着,刚要开口说黄明昊不能吃海鲜。另一边的林彦俊伸了筷子把东西从黄明昊碗里夹了出来。


“不好意思啊,他海鲜过敏。”他放下筷子带点歉意对主持人说道。


结果又收获了几句团队感情真好,好久没看到这么和谐的团之类的话。


陈立农意味深长的盯着林彦俊看了一会儿,再一转头范丞丞黑着脸戳着碗里的鸡翅,忍不住笑了出来。


等到回了酒店洗完澡出来,他们的群聊被尤长靖的截图掀起了一阵小骚动。


是他们今天录的综艺发的一小段预告,截图刚好暂停在林彦俊拿着冰袋一手帮自己敷一手帮他敷的那一祯。


王琳凯咋咋呼呼的不嫌事大还把视频也分享了出来。


“看不出我们李爱文和李小龙还挺配啊。”


百年孤寂(04)



04

冷战开始的莫名其妙。黄明昊不知道哪里招惹了范丞丞,下了舞台后便没有理过自己。车子停在外面,黄明昊透过玻璃窗,见范丞丞冷着脸坐在里面,想了想,抬脚走到了前面那一辆。

“嗨~Justin~”

一打开门,陈立农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朝着他笑。他将身体往里挪了些,又多腾出了些位置来,等黄明昊坐下有一两分钟,才开口询问:“丞丞还没出来吗?”

“他坐后面那一辆。”黄明昊指了指身后的车子。耳边听到经纪人在清点人数,喧闹中黄明昊听到经纪人似乎问了几句“林彦俊呢?”

“你跟彦俊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啦?”陈立农盯着趴在车窗上往外看的黄明昊,他后脑勺圆圆的,窗外有风吹过来,他的头发也跟着扬了起来。听到陈立农的声音他便转过了头来,看着他的眼神有些疑惑。

“有吗?”

黄明昊歪着小脑袋喃喃道,像在问他,又像在问自己。

“我看你们今天玩游戏玩的很好。”

今天的见面会他被安排到和林彦俊一组,大概是几次都没有通过,林彦俊也有些着急了起来,凑近他耳边和他一起想办法。除了范丞丞,很少有人会靠他这么近,他条件性反射的就搂住了对方的腰。

搂住后林彦俊僵了一会儿,只是他当时也同样沉浸在游戏中,没有太在意。现在看来,他好像知道范丞丞不理他的理由了。

陈立农看着黄明昊的表情在一瞬间变化不停,最后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低着头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

“小朋友不要总是叹气哦。”

陈立农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黄明昊的头发软乎乎的,摸起来手感很好。但他好像不太喜欢别人摸他的头,陈立农手不过刚放上几秒,他就偏开了头去,仰着脑袋又露出他标准的笑容:“什么小朋友啊,你又没有比我大多少。”

陈立农收回手,逗他:“大一点也是哥哥。”

黄明昊嘟嘟囔囔的还要反驳他,可是车却开了起来,他没太坐稳,一头栽到了陈立农的腿上。

他撞得位置有点尴尬,陈立农又没有去拉他,导致他愣了半天也没从陈立农腿上爬起来。前头的司机只顾着开车没注意到后头的动静,时间大概静止了十秒,陈立农低头,发现有一抹嫣红慢慢的爬上了黄明昊的耳朵,他双手撑着陈立农膝盖旁边的座位迅速坐了起来,一边往旁边挪了一下屁股。

“对不起啊。”

黄明昊右边的耳朵上的红还没有褪下去,低着头有些不太好意思。

陈立农也有些尴尬,手握成拳头抵在嘴边,假装不在意的轻咳了一声。

刺耳的手机铃声在不算宽敞的轿车厢内响了起来,黄明昊有些慌乱的摸了摸口袋,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那端是黄明昊听过无数次的声音,正冷冷的询问他。

“你上车了没?”

隔着手机黄明昊都能想到那个人的样子。他兴致不高的时候一张脸显得极其厌世,整个人看上去冷漠的不行。黄明昊本应该学着他的样子冷漠一点,或者就干脆不接这个电话。可是他听着声音却笑了出来。傻乎乎的点了一下头,然后又反应过来对方看不见,细细的嗯了一声。

阳光透过车窗打了进来,照射在黄明昊的脸上。他朝着陈立农的这边脸暴露在光线里,脸上细微的绒毛也显得可爱无比。另一边脸陈立农却看不见。

他拿着衣服盖了下自己刚刚被黄明昊碰到的地方。听着黄明昊明显慢慢变得雀跃的声音,陷入了思考。

他之前觉得他懂黄明昊。

现在又觉得他好像根本没有懂过。

他觉得他们应该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可是为什么,黄明昊,和他不一样呢?

黄明昊这通电话打了很久,陈立农坐在旁边听着他跟范丞丞说起他今天在舞台的一些感受,然后又扯到了后街最近新摆出来的烧烤摊。对话一直进行到车开入地下停车室,黄明昊隔着车窗看到站在电梯旁边的人,小小的惊叹了一下,然后对着手机凶巴巴的嚎了一句:“不是让你先上去吗?”

范丞丞眼睛还盯着这辆车,声音透过听筒传出来很像在撒娇。

“不要。”

挂了电话黄明昊转头叫陈立农一起下车,陈立农摆了摆手让他先走,然后又忍不住的问了一句。

“他常常对你撒娇吗?”

黄明昊有点迷茫的看着他,不太明白他问这句话的意思,不过还是傻乎乎的点了点头。

“是啊,他就是个很爱撒娇的人啊。”

他表情带着些自己也没察觉到的宠溺意味,朝陈立农挥了挥手,打开车门朝电梯门口的人走了过去。

【皇权富贵 8.16 0:00 七夕贺文】加班(车)


夜深了,开车了。

提前祝小3小4七夕快乐。

链接在评论。

下一棒👉🏻 @横着走 

【皇权富贵】退

副毕佳
题目我瞎起的
不知道为什么总被屏蔽……试试这次能不能行……



01

凌晨三点四十分。

黄明昊被手机铃声吵醒。睁开眼睛,原本压在自己身下的被子不知什么时候掉落到了地上,毕雯珺在右边睡得正熟,黄明昊不想吵醒他,翻身将被子捡起来,在下面找到了自己的手机。

“喂?”

“喂?”

听筒贴近耳朵,却传不出来一点声音。黄明昊呆愣了半天才发现电话压根没有接通,郁闷的划开最近通话。

是没有存过的号码。大概是骚扰电话吧。

黄明昊将手机摆到床头柜上,轻手轻脚的回了床上。才刚躺下毕雯珺的手便伸了过来,搭在自己腰上。

黄明昊其实不太喜欢被人抱着睡觉。刚跟毕雯珺在一起的时候,每晚他都睡不着。毕雯珺睡觉喜欢搂人,他也喜欢搂人,从前搂着范丞丞睡觉,夜里睡熟时偶尔会被范丞丞突然的翻身吵醒,现在变成了被搂那一个,便时刻担心自己睡着了乱动会不会吵醒对方,整晚束缚着手脚,连呼吸声都慢慢放轻。

跟毕雯珺在一起都一个月了也还是没习惯过来。他睁着眼睛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发呆,脑子里闪过很多的人和事,直到天光发亮才沉沉睡去。

02

晚睡的后果便是晚起。所幸他最近没什么工作要忙,赤着脚走到客厅,毕雯珺已经出门了。

桌上细心的贴着小纸条,叮嘱他把早餐拿出来吃掉。

早餐是燕麦牛奶粥和火腿煎蛋,火腿还被细心的摆成了爱心的形状。他还没和毕雯珺在一起的时候曾无数次和朋友吐槽毕雯珺细心起来像个女孩子。

“是啊,谁娶到雯雯真是娶到宝了。”

那时候范丞丞就坐在沙发上笑,他开起玩笑来最是肆无忌惮,尽管毕雯珺向来不怎么袒露自己内心想法,黄明昊还是从他脸上捕捉到了一丝尴尬和不快。

回去后范丞丞便忘了这件事,惦记着毕雯珺今天做的面好吃,便死活要黄明昊给自己做。

黄明昊被他磨得实在没什么办法,只得硬着头皮在厨房鼓捣起来。他的厨艺因为有了范丞丞这个人而突飞猛进,可是那天做好的面条却没能到范丞丞的嘴里。

第一次做好的时候盐放太多了,黄明昊怕范丞丞吃了晚上睡觉会齁得慌,又重新做了一份。

第二份快做好的时候范丞丞却出门了,黄明昊一勺盐举在空中,只听得大门嘭的一声响,勺子跟着颤抖倾翻在灶台上,一片狼藉。

那时他两的关系已经不再如刚在一起时亲密无间了,睡觉的时候黄明昊再手脚并用扒着范丞丞会被范丞丞有意或者无意的躲开。

可惜他刚开始还一度以为是夏天太热的缘故。

03

没有想过会在这种地方遇到范丞丞。

黄明昊捧着手里毕雯珺刚给自己买的冰淇淋,夏天的太阳实在太毒辣了,他在叹息冰淇淋融化的速度太快,盯着冰淇淋的眼神委委屈屈的。事实上他身上的汗比冰淇淋外壁的水珠滴得更勤快。

毕雯珺就在他旁边看着他,伸手指帮他抚去额头上的汗珠。

他咬着勺子笑,嘟嘟囔囔的挤出几个字。

“谢谢雯珺。”

再抬头的时候,范丞丞正背对着他站在不远处的十字路口。他的小女朋友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左手举着气球,右手挽着范丞丞的手,光是看背影,黄明昊都能感受到她的快乐。

红色的指示灯闪烁了几下变了颜色,迈脚之前,范丞丞不知为何突然回了一下头。黄明昊毫无准备的和他对视了一眼,一败涂地。

毕雯珺却似乎这时候才发现范丞丞,伸手和他挥了挥,还细心的提醒黄明昊:“丞丞在我们前面,要不要过去跟他打个招呼?”

“不了,丞丞也忙。”

黄明昊乖巧的朝毕雯珺笑了笑,将勺子放回了冰淇淋碗里面,寻了毕雯珺的手,与他十指紧扣。

“好,那我们回去吧。太热了,你别待会儿中暑了。”

毕雯珺将他肉嘟嘟的小手捏了捏,带着他转了方向。

“Justin。”

他们还没走出几步远,范丞丞在后面叫住了他。他喊这个名字时的奇怪口音还是没有变,几步迈了过来扯住了黄明昊的袖子。

“我后天和淼淼订婚,你记得和雯珺一起来。”

“好。”

04

他曾经无数次见过范丞丞穿西装的样子。却第一次觉得他西装的样子这样的好看。

从前整日里懒洋洋的,黄明昊拖他去运动他便瘫在沙发上不肯动。每到重要场合穿西装便撑不起来。

夜里回了宿舍黄明昊跑到他面前笑骂他是个小溜肩,再不运动就和他分手。

结果大部分时候都会被范丞丞报复性的拎起来放在床上打屁股。

“连泽仁都说我屁股越来越翘了,都怪你。”

搬宿舍的前一天,他又被范丞丞半推半哄的带进来浴室,伸手抓住范丞丞在他屁/股上乱/揉的手,气鼓鼓的跟他闹小脾气。

最后还是被范丞丞忽悠了过去,手肘撑在洗漱台上,咬着嘴唇控制自己破碎的呻/吟。

他们的关系直到结束那天也没有告知任何人,少年时偷着藏着寻各种地方亲密,享受禁/忌的快/感。

情难自禁的时候他也曾攀着范丞丞的肩膀说过“我好爱你啊。”

后来回想起来才发现,有关喜欢和爱,范丞丞从未开口对他提起过。

此刻他看着范丞丞的小女朋友站在台上拿着话筒大声的跟范丞丞表白,而后像只快乐的百灵鸟一样扑进他的怀里。

她也喊

“范丞丞,我好爱你呀。”

范丞丞伸手搂住了她,带着她往台上走。

“谢谢大家来参加我和淼淼的订婚宴……”

他的小女友,小新娘,浑然不在意有没有得到回应,此刻她该是全世界最快乐的人。

黄明昊苦笑一声,头一偏靠在了毕雯珺的肩头。毕雯珺感受到肩头的重量,安抚似的揽住了他的肩膀。

“累了吗?”

“嗯。”

05

散了场黄明昊去了一趟厕所。他撑在洗手台上,拿凉水将自己泼清醒了一些。

他明天要同毕雯珺出去旅游,目的地是他前段时间和毕雯珺看电影时无意中提到的一个地方。毕雯珺提前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工作,到前天才告诉他。

感情没有什么先来后到念念不忘,黄明昊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几眼,最后抹掉了脸上的水珠。

镜子里出现的人太熟悉了,他的西装还没有脱下来,冷着脸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黄明昊扯着嘴角跟他打招呼,对方却很不礼貌的压住他在墙上亲吻。

“范丞丞,别闹了……”

黄明昊推开他,靠着墙伸手指指了指他,而后又伸手点了点自己的心口。

“淼淼在等你。雯珺……在等我。”

临出门的时候范丞丞握住了他的手腕用力的捏了一把,黄明昊回头,范丞丞眼里是自己从没有见过的落败。

“黄明昊,你没有心。”

06

春节的时候范小宝和他姑姑学着包饺子,一个饺子包得歪歪扭扭的,他拿着像拿着宝一样,开开心心的跑过来,举着给范丞丞看。

“爸爸,你看,我包的饺子。”

范丞丞将他抱在膝盖上逗他:“真丑。”

范小宝气鼓鼓的用头顶范丞丞的肚子,不服气的问他:“爸爸第一次包的时候,肯定比我包得还丑。”

第一次包的时候啊……

第一次包的时候黄明昊才十六岁,饺子皮包破了三个才包出一个完整的,却包得有模有样,学会了便开始教范丞丞,可惜范丞丞厨艺永远止步不前,教了半天也没学会,两人脸上糊了一脸的面粉。

“是啊,还是小宝聪明,爸爸第一次的时候根本包不出饺子。”

“姑姑说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包的饺子才会漂亮,爸爸肯定没有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包。”

“爸爸很喜欢他。”范丞丞将小宝抱在膝盖上,戳了戳他圆嘟嘟的小脸蛋。

“那她是小宝的妈妈吗?”

范小宝从来没有见过妈妈,提到这个话题难免有些兴奋,他用一只手搂住范丞丞的脖子摇晃了几下,不停地追问。

“不是。”

“喔……”范小宝有点难过的低下了头,却还是不死心的追问了一句。“那爸爸这么喜欢他,他为什么不是小宝的妈妈呢……”

恍惚间范丞丞又回到了他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那段时光里没有毕雯珺,没有姐姐,没有淼淼。只有他和黄明昊。

他总是想着再努力一点,再努力一点,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告诉全世界,他好喜欢黄明昊,想要跟黄明昊永远在一起。

可是所有的努力都抵不过那个凌晨,他带着七分的醉意鼓起勇气想要抛下一切重新回到从前。半夜里拨通黄明昊的电话跟他讲了两个小时的爱意与未来。

却在清醒时在朋友圈刷出一张又一张毕雯珺为黄明昊做的早餐。

范丞丞自嘲般的笑了笑,揉了揉范小宝的新剪的西瓜皮。

“因为,他不喜欢爸爸呀。”

百年孤寂(3)




清晨七点,黄明昊从范丞丞的臂弯里将自己抽离了出来。

睡着的范丞丞眉眼依然凌厉,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即使是昨天才与他亲密接触过的黄明昊,也无法从他握紧自己的手中感觉到自己有融入进他的世界。

拾起地上掉落的手机打开,只有一条微信消息。是昨天晚上的,晚上十一点三十分,发了一个晚安的表情包,提醒他该睡觉了。

发件人是舅妈。

黄明昊嘴角上扬了一些,乖巧的回了一个早上好回去。坐起来伸了伸腰,不意外的牵动了身后,他略微的皱起了眉头,握紧小拳头冲着床上的人扬了扬。

而后又觉得自己这举动实在幼稚的可笑,自嘲般的笑了笑。

他起床的声音很小,虽然这样的举动很多余。因为床上躺着的那个人一旦睡着了就会睡得很沉。哪怕他此刻冲上去揍几拳也不会醒。

弄好一切已经七点四十多了,黄明昊出门之前又看了一眼床上睡得香甜的范丞丞。轻轻的打开了房门。

在走廊上相遇其实有点尴尬。林彦俊刚跑完步回来,额角还挂着几滴运动后的汗珠。他停在离黄明昊不远的地方,看着团里这个最小的弟弟,从不属于他自己的房间里出来。他裸露在外面的手肘上依旧挂着两抹嫣红。

林彦俊朝黄明昊问了声好。随即走过来隔着衣服摸了摸他的小肚皮。

“饿不饿,我刚刚在楼下发现一家不错的早餐店。我正打算去,一起吗?”

黄明昊还真是有些饿了,楼下的早餐店分量比他们宿舍旁边的要足的很多。即便这样他今天还是点了他平时早餐量的两倍。

林彦俊坐在他对面,见他嘴里塞了一嘴的食物,鼓鼓囊囊的。

“慢点吃,我不跟你抢。”

黄明昊咽下了嘴里的食物,抬头看了林彦俊一眼。林彦俊伸出手指探过来戳了戳他的小脸蛋。戳完之后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玩意放在了黄明昊桌子那边。

“送我的吗?”

黄明昊拿起来看了看,那是一个钥匙扣,上面挂着一个白乎乎的小兔子,两只爪子搭在胸前,长长的耳朵垂了下去,乍一看脸上什么都没有,得掀开有些过长的毛发,才能看到圆溜溜的眼睛。

“嗯,像你。”

人声鼎沸的早餐店,服务员刚刚端上来一碗皮蛋瘦肉粥,隔着热气,黄明昊静静地看着对面的人。他平日里都只吝啬露出一边酒窝,此刻嘴角上扬的弧度很大,他也在看着自己,眼里的情绪翻涌。

黄明昊觉得那应该是温柔。

或者,是怜悯。

那天在走廊门口,林彦俊要回自己房间的时候黄明昊终是没有忍住,叫住了他。

他很乖的叫他彦俊哥哥,很想问林彦俊为什么。

他站在逆光的一边,一只手抓着自己下摆的衣角,几次想要张嘴都没有成功。

而林彦俊却看清了他的踌躇,他的不安。他温柔的走过去像哄小孩一样的拍了拍他的背。

“等你想说的时候,我都会认真听的。”

恍惚间黄明昊又回到了那个夜晚,他躺在范丞丞身下,伸手攀住范丞丞的背,他明明知道范丞丞不可能是他的救赎,还是像抓稻草一样抓住了他。

而林彦俊推开了门,带来了一丝光亮,

那一瞬间,他好像被脱光了衣服扔进了满是观众的舞台。他不是没有在害怕,所以后来林彦俊的手指抚上他的嘴唇时他甚至还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可是林彦俊没有让他难堪过。

他捧着钥匙扣在小兔子的头上轻轻印下一吻,然后把他送到了黄明昊的脸颊边。温柔的哄他,告诉他。

“别怕。”


那之后的几天都是匆忙的行程。大部分的时候黄明昊身边坐的都是范丞丞,林彦俊偶尔回头,再看到那个睡着的小孩的时候,他旁边的另一个小孩已经学会了帮他盖衣服。

为了喜欢的人成长真的是件很值得人动容的事吧。

前提是,这份喜欢真的是百分之百的喜欢。

林彦俊嘲弄似的挑起了嘴角。看着坐在他们附近的朱正廷张开了嘴,指责范丞丞为什么一坐下腿就要张这么开,每次都会挤到别人。

“你看看黄明昊被你挤成什么样子了。”

说到激动的时候朱正廷随手指了指范丞丞旁边的黄明昊。他因为带着口罩的原因呼吸有些沉重,长刘海遮住了一半眼皮,整个人蜷缩在角落,头靠在窗户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范丞丞这才注意自己的右腿惯性似的贴着黄明昊,不知不觉中已经把他挤到最边角。

百年孤寂(2)

短,乱,别期待。

夏天的雨总是来的猝不及防,刚刚还是大晴天,转眼之间乌云密布。雨哗啦啦的往下掉,打得窗帘湿了个透彻。

陈立农洗完澡出来黄明昊已经躺在了床上,他整个人裹在被子里只露出了一个软乎乎的小脸蛋,嘴巴微微张着,兔牙晾在了外面,睡得很安稳。

陈立农很羡慕他,他看起来总是无忧无虑的,像是每天都过得很开心。甚至在为数不多的他和他共处的单独时光里,他连入睡都比自己要快很多。

雨水打在外面的声音很刺耳,陈立农走到窗边将窗户关紧,但刚刚飘进来的雨水太多了,顺着窗帘布滴落到了地下,毛毯也被打的湿透。

大概是太闷了,陈立农莫名的就生出点烦躁感出来。他拿着毛巾在头上胡乱擦了几下,坐在沙发上点开了手机。

妈妈刚发了两条60秒的语音过来,陈立农不想吵醒黄明昊,翻身去找耳机。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好几下,陈立农凑过去看了一眼,绿色的通知信息一条一条的往上蹦,蹦了十来下后,突然停了下来。下一秒,刺耳的手机铃声在密闭的空间里响起。陈立农下意识的看了眼躺在被褥里的黄明昊,思索要不要帮他按下电源键,手抬起来半天却始终没有按下去。

就这思索的功夫,黄明昊已经从床上翻身走了下来。他赤着脚从毯子上走过来,还带着些惺忪的睡意,走了几步才清醒了一点,抬头看到陈立农,两侧的嘴角拉起来一点,给了他一个标标准准的黄明昊版的微笑。

陈立农便也弯了弯眼睛,退后一些回到了沙发上。看着他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刚好还挂在脸上的笑意慢慢淡了下去,也不说话,隔好一会儿才突然回应一下,“嗯。”

这个电话的通话时间很短,但黄明昊挂了之后又接到了一个电话。他接通后将贴在耳边的手机拿远了一些,隔了几步远陈立农都能听到听筒另一边震耳欲聋的摇滚乐声音,还有王琳凯扯着嗓子在嚎:“Justin,过来嗨起来。”

黄明昊的表情又生动了起来,他弯着眼睛笑骂了几句:“怎么又在扰民啊。”

“范丞丞说庆祝一下他还有22天过生日。”

“噗嗤……”

坐在沙发上的陈立农没忍住笑了起来,黄明昊回头看了他一眼,回王琳凯:“你问问他幼不幼稚,农农都在笑他。”

范丞丞这场酒店庆祝蹦迪最后集齐了八个人,黄明昊出门的时候问陈立农:“你真的不去呀?”

陈立农扬了扬手里的手机,“你去玩吧,我跟我妈打个电话。”他顿了顿,想补充一句,你早点回来。但是黄明昊穿着和范丞丞同款的拖鞋歪着头盯着他,他又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王琳凯的音响声音很大,关掉之后雨声又变得清晰了起来。

不知道是谁提议要玩游戏,王琳凯用遮光帘和透明胶把窗户封了个严严实实,关掉了房间所有灯。

“第一局林彦俊来抓,我们有二十秒的躲藏时间,你喊停之后,所有人都不许再动了。三分钟内你能找到两个人,就算你赢。”

“20,19……3,2,……”

黄明昊数着数字摸着黑挪到墙角的时候,熟悉的味道铺天盖地的向他袭来。他仰着头,头顶贴在墙面上,难受得不行。范丞丞的舌头在他口腔里搅来搅去,一只手从宽大的上衣下摆里摸了进去。

林彦俊的脚步声在黄明昊耳朵里特别清晰,他有些紧张的掐住范丞丞的胳膊,试图将他推远一些。可是范丞丞疯起来他根本控制不住。

“抓到一个了。”林彦俊用手摸了摸范丞丞的脑袋,“抓到了范丞丞。”

同一时间,黄明昊咬了一口范丞丞的舌尖,从他怀里滑了下去。他们的房间里没有铺地毯,鞋底摩擦地板的声音在黑夜里被无限放大。

林彦俊喊着:“诶诶,怎么还有人偷偷跑。”

黄明昊听了便也不敢再动腾了,乖乖缩在原地。林彦俊只稍微往旁边挪了几步便发现了他。

他伸手抚上了黄明昊的脸,手指在他眉眼间摸索了一番,嘴里问着:“我又抓到了一个,这是谁啊?”一边将手指往下滑动,摸到他还有些滚烫的唇,在上面按压了两下,然后啪的一下按亮了墙壁上的灯。

“是Justin,我赢了。”

所有人都眯了一下被突如其来的光亮刺到的双眼,再睁开时黄明昊楞楞的蹲在地板上,林彦俊伸手正在拉他,几步开外范丞丞靠在墙角,斜着眼睛看着他们两。

“你也太厉害了吧,这才不到两分钟。牛!”

王琳凯冲过来拍了拍林彦俊的肩膀,瞄了一眼刚被拉起来的黄明昊。

“刚刚是不是你搞出来的动静啊,你摔跤了吗?嘴巴这么红。”

黄明昊还有点楞,也没回他话。

夜里范丞丞说要跟黄明昊讨论一下他们公司的新专辑的事情,赶着王琳凯跟黄明昊换了房间。

他埋在黄明昊的肩膀上,头顶的碎发刚修不久,蹭在黄明昊肩头上,磨得那块皮肤难受极了。可他还一个劲的往里头埋,抱着黄明昊的腰摇来摇去:“你别不理我。”

黄明昊叹了口气,终究还是伸手搂住了他。



百年孤寂

又是一个煤油大纲的流水账
随便写写,想到哪写到哪


01

如果再给林彦俊一次选择,他一定不会在半夜三点的时候出来厨房找东西吃。

储物间里不断地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林彦俊胆子够大,从鞋柜上拿了一只不知道是谁的拖鞋,准备过去为民除害。

推开门,小老鼠没有看到。黄明昊被范丞丞压在角落里亲吻,他躺在白天他们玩游戏的体育垫上,两只手紧紧的搂住范丞丞的脖子,借着月光林彦俊还能看到他红红的手肘,像被狠狠的按在地上欺压过。

他开门的声音有点大,范丞丞似乎想转头过来看。被黄明昊伸手固定住了脸蛋凑上去亲吻,没一会儿就忘记了这件事情。黄明昊圆圆的眼睛从范丞丞肩膀处落出来,他眼角也红红的,望着林彦俊的脸上带着点小小的哀求。林彦俊轻轻的关上门,把世界还给了他们。

隔天他们一起出发跑行程,二十七八度的天,黄明昊给自己穿了个外套,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蔡徐坤见了无奈的摸摸他的脑袋,问他。

“你不热吗?”

黄明昊抬头看了一眼窗外的太阳,摇了摇头,在门口跟蔡徐坤一起换鞋。玄关有点窄,林彦俊在他后面一点等他换完鞋自己再过去。

黄明昊今天看起来有点病态,换个鞋也站不稳,手胡乱一抓,扯住了林彦俊的袖子。林彦俊眼睛盯着他宽大的裤子,皱着眉头想问。

“你……”

“我没事。”

话还没问完,黄明昊飞快的回应了他。林彦俊还想再说点什么,黄明昊松开了抓他袖子的手,把鞋穿上去找前头的蔡徐坤了。

上了车范丞丞和黄明昊坐在了一起。车里的空调开的有点低,尤长靖穿了一件短袖,有点被冻到。他瞄了一眼车内带头打开了话题:“还是Justin聪明,知道穿外套,不会被冻着。”

周围响起些恍然大悟的声音,夹杂着几句“Justin你怎么不提醒我也穿外套啊。”

“哥哥你这么大了还要他提醒吗?他怕冷你又不是知道。”

少年独有的嗓音在车厢里响起。林彦俊回头,见Justin已经靠在窗边睡着了,头顶被出风口里的空调风吹的飘起几根头发,皱着眉头,睡的不太舒服。

范丞丞一只手搭在他腿上,另一只手拿着手机看电影,没带耳机,不过声音开的很小。

林彦俊将头转了过来,过了一会儿终是没忍住,又回头伸手将出风口往上推了一点。

“怕冷你还不帮他调一下。”

范丞丞眼睛从手机上挪到了林彦俊脸上,盯着他看了一会。他不笑的时候看起来很凶,面无表情的盯着别人看,会让人有种这个人是不是不太喜欢自己的错觉。但接触久了就会发现,他其实是个挺简单的小孩子。

至少在昨天晚上之前,林彦俊都是这么认为的。

他没办法说服自己去干涉两个小孩子之间的感情,但是心里还是忍不住揣测了一下。

他们在谈恋爱吗?

还是,只是简单的肉体关系?

两个没有满十八岁的小男孩,他们懂正确的相处方式吗?

此刻和范丞丞对视了几眼,心里的问题好像都有了答案。

到了酒店他们抽签选同住的队友,范丞丞和王琳凯抽到了一样的。范丞丞盯着指条上的数字,问王琳凯:“你觉不觉得这个数字不太好,要不我们找人换一个?”

王琳凯一点也没觉得这个数字不好,也难得理他,先一步进了电梯。范丞丞转到陈立农旁边,想问他要不要跟自己换一个房间。

他还没开始问,黄明昊拉着陈立农的手看了他一眼,抬脚往前面走。

“诶?Justin?你干嘛,丞丞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被拉走的陈立农还有点不在状况内。回头看了范丞丞一眼,见他脸黑得像锅底,还不忘回他一句让他待会来找自己。

找什么。

范丞丞在心里暗骂了一句黄明昊没良心。脑子里又回想到他第一次跟黄明昊发生关系。

是在他们去国外的那段时间。那天他们几个人去外面疯玩了一天,回酒店的时候黄明昊的脸晒伤了,红扑扑的。范丞丞拿了管芦荟胶给他擦脸。

他仰着头的样子太乖了,像只温顺的小猫咪。范丞丞忍不住撸了撸他的头毛,把他发型弄得乱七八糟。黄明昊睁开眼睛就生气了,扑过去把范丞丞压在床上挠他痒痒。

范丞丞哪里忍得了让他趴在自己身上撒野,抓着黄明昊的手腕将他又掀了回去,手从他衣服里伸了进去,揉他的软乎乎的肚皮。黄明昊被他逗得笑个不停。他平素在队友眼里懂事得过分,只有跟范丞丞和王琳凯在一起的时候才像个孩子。笑起来眼睛眯着成了一道弯,小兔牙也露了出来。

范丞丞用手去攻击他,还要躲黄明昊的反击。黄明昊的攻击毫无章法,在他身上乱挠一顿,又在床上扭来扭去不让范丞丞碰他。大腿在挣扎的时候往范丞丞下身蹭了几下。

感受到对方的不对劲的时候,黄明昊停了下来。看着范丞丞的眼神有点尴尬,抬手去推范丞丞的肩膀,想从范丞丞身上下去。推了几下没推动。

范丞丞认真看人的时候太深情了。他抵着黄明昊的额头问他。

“我不一样,对不对。”

那管芦荟胶最后被挤了个一干二净。隔天再出去,黄明昊就是像今天一样躲着他。

下雨后的花坛上贴着一只蜗牛,范丞丞戳了戳他的壳:“小蜗牛,不要躲在里面啦。”

黄明昊也没停下脚步等他,慢慢的走到了蔡徐坤旁边搭住了他的肩膀。



【皇权富贵】吃醋2

仰卧起坐一下,被今天的糖逼的
胡乱开的一辆🚗🚗有点乱
与吃醋1煤油关系,只是想不出叫什么名字好
链接评论

【all佳】play date(01)

Cp:权贵,俊佳,毕佳,后续不知道会有啥佳
权贵是炮友(游戏日玩伴)
5是前男友
10是医生
本章主34,有一点车🚗
链接在评论